百事娱乐: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

2020-07-21 作者:百事娱乐   |   浏览(120)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2020-06-21 08:47:04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这是2018年5月17日,浙江省警方的一次抓捕行动。这天早上,天还没亮,警方就来到位于杭州市滨江区的一处别墅。趁里面的人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将其成功制伏。

他叫虞关荣,因涉嫌组织、领导和参加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成为这次抓捕行动的头号目标。

此次抓捕行动由浙江省公安厅统一组织指挥,杭州市公安局、金华市公安局出动近500名警力,当天共抓获包括虞关荣在内的涉案人员33名。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虞关荣是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新生村人。2000年,因寻衅滋事罪刑满释放后,得到了在当地有一定势力的某位老板的提携,随后逐步涉足建材销售、市政绿化、建筑土方等领域,同时网罗一批社会闲散人员,组织规模逐渐扩大。

随着虞关荣涉黑团伙的势力在滨江区一带不断壮大,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强揽工程等诸多违法犯罪活动都和虞关荣不无关系。当地的普通百姓对于虞关荣的名字或许只是有所耳闻,但是对于在滨江从事市政工程、建筑土方的人来说,虞关荣三个字让人不寒而栗。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陈生祥,曾经是杭州市萧山区一家承揽土石方工程的老总。2012年7月的一天,就在这家酒店外面,他被人用刀砍伤。陈生祥手被砍断后,出于求生的本能,他试图逃脱,但并没有成功。

带人将陈生祥砍伤的人,名叫华峰平,外号“华疯子”,在当地也是出了名的好勇斗狠。华峰平其实是虞关荣手下的一名打手,他之所以将陈生祥砍伤,是因为接到虞关荣和陈生祥之间关于土石方工程的纠纷。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涉黑团伙,通过各种手段,对某些行业领域形成一定的非法控制,以获取经济利益。虞关荣指使手下将陈生祥砍伤,将陈生祥挤出这个行业,进而在土石方工程方面独霸一方。

一言不合就动刀,再不行还会开枪。

2014年4月,虞关荣手下徐烨为了与浙江锦鹏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争抢龙湖房地产项目的土石方工程,在对方已经手续齐备准备施工的时候,将工地围了起来。锦鹏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虞成良听说工地被围堵,便赶到现场。随后,双方发生争执,对峙进一步升级。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动刀开枪,这些在普通人看来只有在电影中出现的场景,却是虞关荣团伙“以商养黑、由黑护商”的真实写照。

纵观虞关荣的涉黑历史,打架斗殴、寻衅滋事,这样的暴力事件屡见不鲜。为了追债,在欠债者家门口烧纸钱、泼油漆这样的事情也时常发生。通过暴力手段扩大影响、争抢项目、积累财富,这样的做法在其初期十分普遍。然而,到了一定阶段,这样的暴力事件减少,虞关荣也逐渐转型,将精力放在串通招投标等经济犯罪上。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据调查,虞关荣参与的招投标项目多达36个,涉案金额将近40亿元,虞关荣涉黑团伙涉嫌违法犯罪案件200起,涉案金额高达50多亿元,并造成2人重伤、19人轻伤、12人轻微伤。

那么,在滨江这样一个社会治安良好的地方,虞关荣为什么可以在十几年间,从一个社会闲散人员一步步发展成为黑社会组织的领导者、参与者?是谁在纵容甚至保护这个涉黑团伙的不断发展壮大呢?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2018年8月1日从早上5点开始,由浙江省纪委监委和公安机关组成的办案人员兵分8路,分别在8个小区进行蹲守。他们这次行动的目标是8名在公安政法系统工作的公职人员,而这8个人都和虞关荣涉黑团伙有关。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其中,有一名最终被认定为虞关荣涉黑团伙的头号保护伞,杭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朱伟静。他从1998年起担任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局长长达14年,和虞关荣从2004年开始认识,到案发前一直有密切交往。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将留置对象成功留置,只是深挖虞关荣涉黑案件背后保护伞的第一步,而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专案组面对的不是普通人,他们大多都在公安政法系统长期任职,熟悉办案业务,对于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十分了解。专案组从“KTV案件”的处理结果一步步倒查其中的疑问,使得保护伞的情节清晰起来。

有关部门不同层级的公务人员帮助虞关荣团伙摆平某些案子,都和虞关荣私交密切不无关系。虞关荣在自己的势力不断壮大过程中,有意通过各种途径结识公安政法系统的公职人员,用金钱铺路,精心为自己编织保护网。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虞关荣在钱塘江边有一座名叫“荣斋”的私人会所,就是他和各路公职人员联络感情的场所。朱伟静、徐杰、沈伟等人都是这里的常客。在“荣斋”,每顿饭花费动辄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从2004年开始,朱伟静先后接受虞关荣宴请100多次,并收受钱物价值154万元。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近年来,诸如云南孙小果案、湖南操场埋尸案等诸多涉黑案件不断侦破,都反映出一个共性问题,有黑必有伞。虞关荣涉黑团伙一步步做大做强,而且没有受到应有的打击,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本应对涉黑团伙进行查处打击的有关部门不仅没有履行职责,反而为其摆平麻烦、逃脱罪责。如今回顾虞关荣团伙的成长路径,从他一开始起步,就处处离不开保护伞的庇护。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

这是一份非常滑稽的费用申请报告。打报告的是中铁隧道集团三处有限公司合同管理部,内容是“土方外运支付保护费1100万元”。至于一家央企为什么需要支付“保护费”,这一切还得从2003年说起。

扫黑拔伞!一个普通农民“黑化”背后的庞大关系网